脑洞清奇、深不见底!

【移动迷宫】【Minho/Thomas】Under the Iron Sea[环太平洋AU]第一章

第一章来咯!还请诸位多提意见和建议啦[鞠躬

再次附一个Thominho同人本子《Remember that I love you》一宣微博http://weibo.com/1279036134/D4uXT58OD?type=comment#_rnd1449594555023


铁海之下

Under the Iron Sea


chapter one

凌晨三点,距离手术结束过去了五个小时

Thomas坐在角落的一把塑料折椅上看着Minho。他此刻把手肘撑在两膝,双手指尖交叠托着下巴,形成一个完美的三角形。这个三角形颇具仪式性,好像Thomas已经为对方祷告了好一段时间。

现在是确认手术是否成功的第一步,本应是个激动人心的时刻,Thomas心中却一片冰凉,显然长时间的等待让他丧失了热情。

沉睡的游侠脸色苍白,睫毛在下眼睑处投射出一片阴影,随着眼皮的跳动不断摇曳。Thomas知道,这是Minho快醒了的标志。

游侠费了一些力气睁开眼睛,视线半天还处于失焦中。半张的黑眼眸对着深棕色的眼眸,带了一点困惑和不安。

“你是谁?”

Thomas在衣服上随意擦了擦手,蹭掉掌心湿冷的汗液。他看着Minho完全清醒过来,四处打量了一番,最终盯住他再次发问:“我这是在什么地方?我怎么了?”

“别紧张,Minho,”Thomas没有回答Minho三个“w”打头的问题,但是他的声音和语调,奇异地安抚了对方的情绪。Minho眯了一下眼睛,这人听起来似曾相识。

“你知道我的名字。”他凑近几步,让Minho能看清楚他的脸:“回想一下。”

Minho面上浮现出回忆的神色,视线在对方脸部游移不定。

“听着Minho,”Thomas试探着伸出手,碰了碰Minho没受伤的半边肩膀。对方没有躲,于是他轻轻搭了上去,鼓励性地拍了拍:“你必须得自己回忆起来,靠你自己。”

Minho努力搜寻着他混乱的记忆,试图找到床边面色紧张的青年,

但是——

“……不,我不知道你是谁。”

Thomas往后退了一步,他把大拇指藏进攥紧的四指里,掩饰掉颤抖,这是他每逢紧张总会下意识做的举动。

即便他是研究脑神经的专家,此刻他还是不能保证,为Minho做的这台手术是成功还是失败。他不想在基地失去一个游侠之后,又毁了另外一个。

“Minho,”Thomas调整了一下呼吸,把兀自握成拳的两只手又松开,转而从病床床头的小桌子上拿起了一叠事先备好的资料:“我们……嗯,我们来做一组记忆重组的训练。我会念一段文字,请你按我的要求做。”

Minho面无表情的望着他。

“……信息开始:阿曼达穿着一件红色裙子在玩21点,荷官给她一张方片7,给邻座戴墨镜的亚当一张黑桃K,左边吸烟的劳拉得到一张红桃2,戴珍珠耳环的简则是一张梅花7,信息结束。呃,现在,请不分花色将扑克牌从大到小排序”

“King,两个7,2”

“我读的文字中涉及一位男士,说出他的名字。”

“亚当。”

“我的名字是什么?”

Minho愣了一下,表情有些松动。

半晌,

“……Thomas,你是的名字是Thomas。”

Thomas松开自己攥紧打印纸的手,慢慢呼出了一口气然后展开一个笑容:“欢迎回来Minho少校。”【注一】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博士。”

“你,呃……”

Minho又丢了一个难题给他,但是他只能尽量委婉地如实相告:“你和你的搭档,发生了一起事故……只有你活了下来。所以我们为了你考虑,不得不……我们不得不屏蔽了你大脑里有关他的记忆。”

Minho垂着眼睛听完他的解释,依旧保持缄默。

Thomas瞪大了眼睛看着Minho,手里一厚摞资料不知是拿是放。病房里的氛围让他感到不安,他张嘴想说点什么,最后只是叹了口气。病房里一瞬间只剩下了尴尬的沉默。

其实Minho没有Thomas想象中那么难以接受这件事情,因为没有记忆,他对于死去的搭档甚至没有任何缅怀的心情,他只是在重组和整理自己的大脑以及对所有事情的回忆。

“既然你醒了,那么我,” 年轻的博士向门外比划了一下:“去通知基地的人。”他只能找了个借口从病房退了出来,留下游侠一个人在里面不知思索些什么。

之后一连几天,基地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有人和他熟识像是Chuck或指挥官Alby,有些人则不。

Thomas大多数时候会在Minho房间里有人的时候走开,因为他颇为尴尬地碰到过一次:在Alby来的时候,Minho和他争执得厉害。事情无外乎是关于Minho是否回到基地继续去任职。

“……没有任何数据能够证明你不适合参与战斗,Minho,你知道现在的情况有多危险,澳大利亚已经出现了第一头四级Kaiju,如果你不回来阿拉斯加的防线根本守不住。” 

基地当然希望能有尽可能多的游侠投入战斗,不然他们也用不着请Thomas抹消了Minho所有对于Ben的记忆——这样年轻的游侠才不会因为打击,或是直面死亡的恐惧而奔溃到无法驾驶机甲的地步。

但是Minho认为自己已经不适合驾驶,也不再适合跟任何一个人建立链接了。他坚信如果再为他找一位副驾驶,只会让双方乃至基地都陷入危险中。

“我知道现在的情况,可我不认为我现在的状态值得你的信任,Alby,一头三级Kaiju可以让我丧失副驾驶的话,四级根本毫无胜算。”

两方就这样僵持不下,于是这一段时间,Minho的病房充满了喋喋不休的聒噪。

其实Thomas自己也不认为让Minho重回战场是个多么明智的决定。这个游侠承受的太多了,甚至没人问问Minho的意愿就轻易抹消了他对一个人的回忆。但他只是个科学官,无权也无力对那些当兵的指手画脚。

当然,医院不是让Thomas唯一头疼的地方,作为基地里首席脑神经专家,Thomas的本职任务是协助基地研究完善庞氏链接,并且在驾驶员链接出现问题的时候及时予以解决。

Thomas大多是时间是待在基地里的,和工作人员泡在游侠训练中心。

所以他亲眼看到了并且也无法反驳,Minho如果不回归基地的严重性,这件事也让他几日之后无法在病房里阻止,或者发表任何一句关于不让Minho回归的言论。

其实这件事也不完全是因为基地里这个传奇游侠。在连日作战,并且每天都无法回避生死问题的安克雷奇破碎穹顶(Shatterdome)基地,选择离开并不是一件不能理解的事情。但是保护人类或当个英雄又或者身担重任的想法,让大部分年轻的战士明白自己的使命,并且愿意用生命捍卫它。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就像Thomas小时候看到的某个超级英雄的叔叔所说的,这些年轻人还愿意抱有一种梦想。

但是Minho的受伤和Ben的死亡成为煽动风暴的第一对蝴蝶翅膀,流言或者恐慌的情绪在整个基地里面迅速流窜起来。

最强的游侠组合被一只三级Kaiju打败了,一死一伤。

每一个字眼都在刺痛人们的眼球。

“我们不干了。”基地里面新来的两个毛头小子Billy和Jackson站在Alby面前,脚边还堆着收拾好的行李。

Thomas一走进训练大厅就看到眼前的对峙,以及周围明里暗里,关注着这场事关能否离开基地争执的一众人,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的事情,可是Thomas却多多少少能从不少人眼中看到同样的愿望。

“二位,我明白来基地当一名游侠是你们自愿的选择,我们都很感激这一点。但是安克雷奇是一个军事基地,我们有纪律和规定。而且虽然我不想说出这个字眼,但是逃兵,就是你们训练了这么久之后学到的吗?”Alby面上透露出一种失望的神情,但是Thomas明白,指挥官心里真正担忧的是如果这件事不加以阻止,所产生的后续影响。

这绝不止是动摇信心这么简单。

“可您不能要求我们去送死。”矮个子的男孩,Billy,被说得面红耳赤却坚持自己的言论。

“我没有要求你们去送死,驾驶机甲确实十分危险,但是这在你们进入猎人学院的时候就应该已经意识到,并且愿意冒这个风险了。”穿着制服的黑人指挥官站得挺直,不管内心怎么想,讲话却镇定有力,仿佛随时都会奔赴战场。

“确实,但我们选择加入是因为从来没有过机甲被摧毁的情况!我们以为机甲是必胜的!而且就算有驾驶员死,也绝不是因为被Kaiju生生吞到肚子里。”男孩像是被这个说法吓到,打了一个寒战:“但是现在有了,他们的机甲毁了不是吗,最强的组合一死一生,我们这种新人……”

Thomas看到每个人窃窃私语的表情,令人心寒。

连Alby也沉默了一会。不可否认Billy说的是事实,谁也没有想到Kaiju可以完全毁掉一个机甲。或许他面前的两位驾驶员只是不愿意踏上战场,但是对于他来说,游侠的流失,耗资千万的机甲损毁,来自各方面包括上级的质疑都更让人焦头烂额。上司无意透露出来的,或许想要关闭基地的念头才是他最担心的。

但是这些Alby什么都没讲,他只是柔和地安抚两个游侠:“害怕是正常的情绪——”

“Alby!”

Thomas松了一口气,是Chuck。

Thomas来训练大厅当然不是闲来无事看游侠怎么锻炼的。Minho的机甲被打捞了回来,首要修复的是里面最值钱的一部分,也就是他的领域——神经搭桥系统。他是来通知指挥官开会的,却没想到会看到这些。

“Hey,Thomas你也在这里。”小胖子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众人视线之内。

作为基地机甲首席技术顾问,除去监控机甲还要时不时兼职一下Kaiju监听的任务,Chuck没少在基地各个地方来回跑,即便如此依旧保持了一个胖乎乎的身材让基地里人没少笑话他。Thomas有时候会为他打抱不平,Chuck本人却不怎么在意。

“这里的人神经都太紧绷了,伙计,让他们找找乐子没什么。”游侠们的大脑技术顾问私下里是一个乐观的人。

回来了,”Chuck成功打断了事情的发展,让众人都注意于他说了什么上面:“你得去看看。(加粗)

Alby也松了一口气,他颇为严肃地环顾了周围一圈,最后落回面前两个人身上。

每个竖起耳朵偷听或是正大光明看着热闹的人都感到了压力。

“每个人都可能失败,失败不可怕,但是让我失望的是你们每个人都屈服在失败之下,我不希望安克雷奇的战士都是只想着逃避的失败者。”指挥官的语气平淡却严厉,像是一记当头棒喝。

”长官,我们没想逃避,但是,”Jackson,那个两人之中更高一些,肤色苍白得像得了白化病一样的男孩,明显比另外一个更明白在众目睽睽之下要适时退一步:“我们申请换一份工作。”

Alby深深看了对方一眼。

“作为你的长官,我不能强求你留下,但是同样作为一名战士,我建议你能再好好想想。”

Thomas跟在Alby和Chuck的身后出了大厅,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因为三个人心底都沉重地意识到,这件事只是个开始而已。



-TBC-


[3] 借鉴自电影source code/源代码 8’10’’起片段

评论(2)
热度(20)
  1. kiyoshi2013薄荷-ersatzmint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薄荷-ersatzmi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