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深不见底!

【移动迷宫】【Minho/Thomas】铁海之下 第二章 下

久等,久等!!第二章下半部分来啦!

附一个本子的二宣:http://weibo.com/1279036134/D9kNwkTGR?type=repost#_rnd1450703720051

我们在SLO8的R01摊位,大家酷爱来找我们玩啊【挥手


铁海之下

Under the Iron Sea


Chapter Two(Part Two)


几日之后。

一个测试即将被完成。

一个大家都关注着,却不怎么看好的精神测试。几乎所有现役游侠都来到了指挥中心,没人说话,大家都紧绷着神经,看着Chuck调试着远程协助系统,然后跟每一位工作人员确认各自监控的部分。

在另一头的破碎穹顶,Thomas站在Minho旁边,神情肃穆地面对着一扇紧闭的厚重铁门。他感到喉咙一阵发紧,不由得咽了口唾液。

Minho正侧过头笑着看着他,Thomas懂那是什么意思:既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兵对新来菜鸟介绍战场,包括那些斑斑战绩与教训时的得意和炫耀,又充满了一个游侠对于自己驾驶的机甲的自豪。

“Big day greenie!Sure you don’t want to sit this one out?”[注1]

Thomas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他觉得这都是他自找的,现在他唯一期待的事情是快一点完成今天这个庞氏链接测试。

红色的警示灯一阵闪烁,厚重的铁门缓慢地向两侧打开。

然后Thomas看见了他此生大概都不会忘的场景——那个巨大却漂亮的家伙:一个被修补改造好的的新人形机甲。位于胸口的核动力涡轮正安静地发着浅蓝色的光晕,新悍的钢板折射出金属质的暗芒,接缝处被红色的涂漆修饰了一番,等离子加农炮和改装后的加长腕刃分别温顺地垂在左右手。

Minho在旁边像介绍老朋友一样,告诉他:“这就是它,迷宫行者”

在一周半没日没夜的修复之后,这座第三代机甲终于重新回到战场。在Thomas完成机甲系统的修复调试之后,他还没有见过机甲的新样子。

他和它这样对视了一两分钟。Minho像是知晓他的反应一样自得的笑了,然后把自己的机甲让给新搭档,立在旁边默默地打量着他们。

Thomas曾经参与过这个大家伙的修复工程,为它最核心的大脑——那个链接系统的恢复出谋划策。他回忆着那一切,仿佛在以前抚摸每一片铁板一样,指尖轻微颤动。

新晋准游侠像是刚从深海中探出头一样,用力吸了一口气,再缓慢压抑地呼出去,然后转身示意Minho可以走了。

两个人一时都没有说话,只是一前一后沿着廊桥走到对面的准备室。刚刚的画面让Minho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见到机甲的场景——那就像是一个世纪前的事情。

倒是另一旁,Thomas却被一阵突兀的紧张击中。

从他莽撞地把自己塞进驾驶员的选拔中,一直到Minho来告知自己结果,他都处在一种奇妙的空白当中,没有Kaiju或者机甲,只有日常的研究工作充填在被他刻意放空的大脑里。

这份小心谨慎的平静在此刻被打破了。即将进行精神链接测试,或是直面战争也许能解释他紧张的缘由,不过这紧张让他感觉到意外的真实。

Minho的手突然搭上他的肩膀,Thomas整个人被拉进一个温暖的胸膛。

“你在发抖。”Minho探过头直盯着对方,没有任何开玩笑的痕迹。

“我只是……情不自禁。”Thomas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此刻挤在他脑海里的千万想法或是感觉中的任何一个。

但是Minho已经知道了,他像往常一样坏笑了一下:“最起码你还有个完美的搭档不是么?”

这起作用了——对方的笑容或是词句治愈了Thomas——以一种奇怪却温柔的方式。

他露出了一个真正的微笑,然后任由Minho揽着他走进了准备室。

几个工作人员正在房间里面忙碌着,他们身后是两套操作服,被支架撑开立在两张小桌子旁边,桌子上面分别放着两个铁盘,里面用生理盐水浸泡着两条脊髓夹。

Minho本来被Thomas带得有些紧张到心情突然放松起来,他对眼前的一切感到像回家一样熟悉,甚至不需要刻意去回想要做些什么,他的潜意识已经自发带动手指推着Thomas走到操作服旁边。那些工作人员便围上来,帮助他们穿套那堆聚碳酸酯材料。

但是Thomas脸色苍白地看着这一切。

操作服的内层早已被他们穿在身上,此刻它却像一卷黑色胶带一样捆在他身上,勒得他想要呕吐。

他把冒着冷汗的右手握成拳头,大拇指藏在并拢的四指里,不断放松再握紧。Minho干燥温热的手伸过来,挡住了他再一次握拳的举动,他捏了捏他的手,Thomas只能回以一个无力的微笑。

很快外层被套在他们身上,脊髓夹也跟操作服对接好,工作人员把头盔塞到他俩手里之后就匆匆离开了屋子前往指挥中心。

Minho则领着他穿过房间,踏进了操作舱的运动平台上面。

“准备好,这可能会有一点难受。”Minho把自己固定在操作舱然后戴上头盔,小声告知了Thomas一句,不过对方明显没有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随着几段提示音响起,驾驶舱一阵猛烈晃动后开始飞速跌落。

“老天,这可不是一点难受。”Thomas眼前发黑,胃部收缩着搅在一起时这么想着,不过他余光瞟到Minho紧闭着双眼,显然也在无声地忍耐着失重感时,感觉平衡了许多。

“这还差不多。”他想。

过了大概十几秒的时间,驾驶舱开始减速,在一阵轰隆声中稳稳停住,准确卡在了机甲上。

“现在退出还来得及,菜鸟。”Minho调整好姿势以后半开玩笑地对着他的新副驾说道。

“我们开始吧。”Thomas的声音通过电信号传过来,他的脸已经被逐渐充满头盔面窗的蛋黄色继电凝胶挡住,看不到任何表情。

远处的指挥中心显然没有他们这么轻松,众人都凝神看向机甲和大屏幕,等着他们开始链接。

Chuck收到Thomas的提示,开始操作链接程序。

机械女声在整个指挥中心和机甲驾驶舱里面回荡着:

“链接准备开始,计时倒数:十、九、八、七……”

“准备好进入我脑子了吗,博士?”经验丰富的游侠既是开玩笑,也算提醒对方链接快要完成了。

Thomas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你先来吧。”

“……驾驶员到驾驶员网络协议建立”系统这么提示,但是两个驾驶员此刻已经无暇顾及,

大量的记忆画面正冲刷着他们的感知。


一个亚洲女人的脸。对方正在厨房里忙活着什么,鲜红的汤汁在锅里冒着泡带来一股辛辣的气息,Thomas意识到那是Minho的妈妈。

她温柔地冲这边笑着,嘴里说着什么但是Thomas没有听清。然后画面一转,他突然意识到他已经出现在另外一个熟悉的地方。

那是他的家。

链接开始的时候记忆的冲刷让Minho回想起自己的小时候,在通感的作用下,他马上看到了另外一副相似的画面。一个西方女人温柔地叫着一个栗色头发的小男孩:“Tommy,来帮我一个忙。”他知道这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让另外一位驾驶员也想起了他的童年。

“Thomas!”他大声喊道,“我们得找到链接点!”

但是小男孩没有理他,对方沉浸在没有战争的童年里无法自拔。

Minho像是观赏跳帧的胶片电影一样看到了Thomas整个成长过程,包括他早逝的父亲,被Kaiju肆意破坏的家,以及死在那里的母亲。

“Thomas!醒一醒!”他不能放任对方迷失在记忆的洪流里面,否则链接就无法完成。

青年看到坍塌的瓦砾时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在这里,任务,他这么提示自己:“驾驶舱”、“战斗”、“机甲”、“战斗”!(加粗)

下一秒他眼前一黑,终于重新回到了驾驶室内。

Thomas整个操作服都被汗水浸湿了,它粘腻的裹在他的皮肤上,不透气的材质让人感觉很不舒服。但他们总算成功了,他大口喘着气,转头如释重负地对着另外一位驾驶员笑了。

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不对劲。

他看到的游侠不是Minho,而是已经死去的那个,Ben。

在Thomas意识中不断闪现的“战斗”暗示了Minho的潜意识,还有他精疲力竭的样子刺激到了对方回忆,尽管Minho本人并不自知,但是那样却更加危险。

驾驶舱外传来巨大的雷声,一个刀锋形额头的三级Kaiju兽正猛烈攻击着他们。紧接着驾驶舱像个罐头一样被轻易撕开了一个大洞,暴雨顺着大风从外面灌进来,打湿了操作台还有他们。Thomas通过四散的雨滴看着当时发生的一切,Ben被怪兽直接拽出了舱外,而Minho茫然地站在原地无法动弹。

“Minho!”Thomas作为机甲链接领域的博士,就算没有亲身经历过也能判断出他们陷在了回忆里面,基地里的人则戏称为“追小兔”。

他必须把对方从这里拖出去:“这不是真的!听我说!”

但是Minho毫无反应,他像是在另外一个世界的一桩安静雕塑,听不见也动不了。

“Minho!看着我!这是你的回忆,这不是真的!”Thomas看到对方惊醒一般抬头,然后却又重新驾驶起机甲,准备填充加农炮的时候感到一阵绝望。

“Minho!!!”他孤注一掷地抓住对方的肩膀,喊着他的名字。

劳森特指挥中心(LOCCENT Misson Control)现在也处于一片混乱之中,迷宫行者号的武器在驾驶员无意识的情况下被启动了,此刻它正随着Minho的指令充填等离子加农炮,而一旦陷入回忆中的驾驶员决定开炮,那么整个阿拉斯加基地甚至都会付之一炬。

Alby没有料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他更担心的是两个人的同步率,或是Thomas的身体素质。但是没有,那些甚至都没来得及验证,两个驾驶员首先陷在了回忆里。

他已经放弃让操作员从外部进行干预,现在的情况要么期盼游侠们能够从追小兔中醒来,而另外一个选择,他已经派工作人员去配电室准备拔掉电缆,强行断开链接了。另外一大部分操作员以及围观的游侠都被他轰了回去,指挥官自己留在指挥中心,默许Minho和Thomas链接是他的决定,他也必须担负起现下的责任。

Chuck也没有离开,他对此刻轰鸣不已的机甲里的那两个人有着莫名的信心。而且这个时候或许还需要他的存在。

像是回应Chuck的信任,机甲已经抬起的手臂突然垂下,胸口的引擎也逐渐趋于平稳,最后熄灭。

驾驶舱里,Minho的眼神终于聚焦在Thomas身上,然后一点点回归平静。他立刻意识到所发生的事情,沉默着操纵机甲归位,率先摘下了头盔中断了链接。

Thomas也闭上嘴没有讲话,虽然事情大大不妙,但是他第一时间意识到的,是一种可怕的可能性:如果Minho在链接里能够回忆起Ben,那么他为对方做的手术就毫无必要,而Minho仍然随时面临着被失去搭档打击崩溃的风险。

“我以为你从没有驾驶过机甲。”对方突然开口却让Thomas迷惘起来。

“什么?你在说什么?”

“那个驾驶员,还有刚刚那场事故,他们让我几乎信以为真了。”Minho阴沉着口气,被汗水打湿的脸上面色不善。

Thomas突然明白了,他却只感到一阵几乎痛苦的轻松:他做的手术毫无问题,甚至可以说非常成功。因为手术的原理只是用纳米技术阻止Minho脑部的化学物质释放,从而屏蔽他对某一事物的回忆认知,而非删除他原本的记忆。

所以那段回忆Minho根本无法辨认,也不会有心理负担。

当然,只要Minho不再陷到那段记忆当中去。

“不,Minho……”他犹豫着说出了真相:“我没有这样的经历,那是你上一任副驾,Ben。”

Minho摘下头盔的动作顿住了,他脸上的表情就像刚被Thomas迎面揍了一拳。



-TBC-


[注1]摘自《移动迷宫》1中,Minho的台词

评论(5)
热度(13)
  1. 薄荷-ersatzmint薄荷-ersatzmint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薄荷-ersatzmint | Powered by LOFTER